欢迎您!
主页 > 大赢家高手论坛235699 > 正文
猪链球菌病与人畜共患病
日期:2019-10-23 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月下旬以来,四川省资阳、内江两地相继发生了一种“怪病”,病人急性起病、高热、伴有头痛等全身中毒症状,重者出现中毒性休克、脑膜炎等。

  在人们的卫生常识中,现在又多了一种疾病─猪链球菌病,而且是一种人畜共患病。

  猪链球菌病本来是一种动物疫病,在类别上属国家规定的二类动物疫病,但为什么又能从动物传播到人呢?这就要从人畜共患病说起。

  人和动物都有共同的生物学属性,比如,可以被同一种微生物所感染而致病,这种人与动物都能患的一类病就被称为人畜共患病。不过人畜共患病主要是指人类和脊椎动物之间自然传播的疾病。这样的病可通过人与患病动物的直接接触,或经由动物媒介、或被污染的空气、水和食品传播。

  人畜共患病有很多种,比如鼠疫、黄热病、禽流感、布氏杆菌病、口蹄疫、疯牛病、乙脑、森林脑炎、结核病、血吸虫病、狂犬病、艾滋病等。这其中有历史上人们所熟悉的一些人畜共患病,如鼠疫和布氏杆菌病。后者感染宿主的范围更大,比如分别能引起绵羊、山羊、牛、猪和人患布氏杆菌病。而新发生的人畜共患病最典型的就是艾滋病、疯牛病了。

  为什么人与牲畜会患同一种疾病?除了生物医学因素外,也可用社会的理论加以解释。早在古代,人与动物共患病的现象就引起了人们的高度关注。20世纪80年代,美国流行病学家卡尔文·施瓦布一语道破箴言──“世界只有一种医学”(The one medicine)。意思是说,不仅人与人可以患一种相同的病,人类与动物之间也会患同一种疾病,因为这个世界不只是人类的,还是其他生物的,人与动物、植物、微生物是在共享同一个星球和同一个环境。所以,人类不仅要注意自身的疾病,还要关注动物的健康和疾病,因为如果后者不适,也常常会把疾病传染给人类。

  猪链球菌病事实上是一种较为罕见的人畜共患病,迄今它是如何从猪传播到人的还不完全清楚。但现有的一些研究、临床治疗提供了可以解释这种疾病的线索。

  人从猪感染猪链球菌的直接因素可能是人们直接宰杀和加工病死猪,最有可能是通过伤口传播。这个推论与艾滋病病毒从猴传播到人的途径差不多,即人捕食灵长类动物,在加工和捕食过程中,灵长类身上的猴免疫缺陷病毒,通过人身上的伤口进入人体,然后变异为人免疫缺陷病毒。其他如吃未煮熟透的病猪肉等,也可能是导致感染的途径。

  除我国这次外,目前,江南心水论坛源源不断培养担当民族复兴大任的时代新人,,全球已有200多例人感染猪链球菌的病例报告,主要分布在北欧和南亚一些国家和地区。一般情况下,链球菌广泛存在于健康的哺乳动物和人体内。如果动物机体免疫力降低和外部环境变化诱导,可引起动物患病;如果人的抵抗力下降,也会由动物传播给人或动物自己。

  人感染该病的潜伏期为数小时至数天。多数病例发病急,约50%病例发生中毒性休克综合征,初期都会有高热、全身不适、眩晕。该病在临床上主要分为败血症型和脑膜炎型。败血症型比较危险,常发生链球菌中毒性休克综合征,病人肢体出现瘀点、瘀斑,早期多伴有胃肠道症状、休克,病情进展快,很快转入多器官衰竭,并导致死亡。有的死亡者胳膊、脸、身体,都可看到黑色的斑痕。而脑膜炎型临床表现较轻,病死率较低。

  人畜共患病的发生与扩大,与人类生存和发展的历史是一致的。人类的生存和发展首先促进了养殖业的发展,所以,人畜共患病首先是由家畜和家禽的饲养,特别是现代工业化养育而大量产生的。人与家畜、家禽的亲密接触,自然为致病微生物从动物向人传播,搭上了一道最好的桥梁。比如,天花是由牛传染的,流感是从养猪开始的(从猪身上的病毒变异而致人患流感)。更要命的是,这些病在人类流行开来后,家畜和家禽仍然是疾病的传染源,不时制造着新的疾病。

  另一方面,人类活动也扩大了人与动物接触的途径。比如,猎杀野生动物和食用野味,使得人与动物的接触越来越多,病原微生物不可避免地就会从动物传播到人。艾滋病和SARS的流行就是最好的证明,前者是与捕食灵长类动物有关,后者是与吃果子狸相联。同样,捕获动物并利用其皮毛等,也是人畜共患病的一条重要途径。

  世界卫生组织专家韦伯斯特曾指出,亚洲大型养鸡场中鸡只的密度大,鸡笼环境狭窄,加上传统的活家禽市场,都是禽流感迅速流行的重要原因。这些因素不仅导致鸡的生长环境不卫生,而且可能使禽流感病毒迅速改变基因结构,助长了病毒基因的“重组”、变种,如果它与人类流感病毒相混合,将可能造成人传染人的灾难。

  同样,人们养鸡养鸭的同时,也在同一场地养猪,中间媒介便容易产生。猪的呼吸道中,兼有人类和禽类流感病毒附着入侵的受体。于是,从养鸡养鸭到养猪,流感病毒便找到了进攻人体的途径,而且产生了变异的理想条件。所以,1918年“西班牙流感”,变成了全球的巨大灾难,因为人体免疫系统无法识别并进攻变异的流感病毒。今天的研究已经证实,造成1918年大流感的H1N1病毒,确实含有禽、猪和人流感病毒的多种基因片段。

  全球化也使得人们的交往快速畅达,导致各种人畜共患病迅速流行并扩大传播范围,使许多地方性疾病变成全球性瘟疫,比如源自英国的人畜共患病──疯牛病,现在就有全球泛滥的趋势。

  由于猪链球菌病过去很少传染到人,因而人们对其并不十分了解,就像人畜(禽)共患病──禽流感一样,人类还需要投入更多的时间和研究,才能比较明确这种传染病的来龙去脉和底细。所幸的是,这种病也与禽流感一样,迄今还未发现在人与人之间传播的现象。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可以掉以轻心。

  对于猪链球菌病,最好的预防方法是不要宰杀、食用病死猪;猪肉保存时要生熟分开,煮熟煮透,健康的猪肉可以放心食用。

  不仅如此,人有人道,兽有兽道。既然有经过验证的安全的食物,就不要去吃那些并不安全的野味;这个道理同样适用于不养那些并没有驯化的宠物,因为它们会导致特殊的人畜共患病。

  1968年荷兰Arends等首次报道了人体感染猪链球菌致脑膜炎病例。在30例脑膜炎病例中,分离出30株猪链球菌,其中28株为猪链球菌2型。这30例患者中25例从事猪肉业。在新西兰、德国等地也有过类似报道。[2019-10-13]承德双滦隐形眼镜扑克牌,据估计,在屠夫和养猪者中,猪链球菌性脑膜炎的年发病率为3例/10万。

  在泰国、我国香港、台湾等东南亚国家和地区也有猪链球菌感染报道。据Kay等报道,1984-1993年在香港的2家医院收往了25例猪链球菌感染病例,其中15例与猪或猪肉有职业性接触,4例在住院前16天有明显的皮肤破伤史,21例病人的脑脊液检查均证实为脑膜炎。

  1998年盛夏,江苏省南通地区发生了猪链球菌疫情。25人发病,14例死亡。病、死猪14246头,为往年同期的10余倍。病人的临床表现主要为链球菌中毒休克综合征(STSS)和脑膜炎两个类型,症状有突起高热,最高体温达42℃,伴头痛、腹泻、皮肤瘀点、瘀斑,休克等。STSS临床症状凶险,病死率达81.25%。病人在发病前2日内均与病、死猪或来源不明猪肉有直接接触史,其中11例在发病前2日内曾屠宰自家病、死猪。

  江苏省疾病预防与控制中心杨华富等对南通地区患者的血液和脑脊液及病、死猪无菌部位分离出的7株猪链球菌2型的表现型和基因型进行分析,并与猪链球菌2型的标准株比较,发现被检的7株猪链球菌2型与标准株同源,人源株与猪源株同源,分离自病人血液和脑脊液的菌株同源。人源和猪源链球菌对青霉素钾、氯霉素、头孢拉定、头孢呋新、头孢三嗪、头孢他啶、万古霉素、氨苄西林、红霉素敏感,对四环素、链霉素不敏感。

  猪链球菌是动物致病菌,可致猪败血症、脑膜炎、关节炎和心内膜炎等。刚分离的猪链球菌,形态为典型的革兰阳性链球菌,链长达20多个菌体,二代培养后细菌形态不典型,多为革兰阴性球杆菌,不成链。猪链球菌无芽胞、无荚膜,在血平板上呈直径1-2mm的细小菌落,无色,半透明,边缘整齐,凸起,光滑,α溶血。猪链球菌可引起人和动物多种多样的疾病,严重者可引起STSS,并致人死亡。

  有研究显示,经Logistic单因素分析,病、死猪接触史,皮肤破损,家庭有无病、死猪三因素是感染猪链球菌的主要危险因素。多因素分析显示,有意义的因素为病、死猪接触史。

  有学者提出,在病人发病初期,可采用大量青霉素或联合使用头孢曲松等药物疗效很好;但到疾病晚期,慎用任何抗生素,尤其对出现肾衰的病人,不宜使用抗生素,主要对症治疗与支持治疗。